当前位置:主页 > 影评 >


电影《美国往事》关于友情和爱情

  《美国往事》这部影片以友情和爱情为内在线索,将友谊的珍贵与脆弱、爱情的凄美与易逝表达得如梦如幻。其中友情主要描写诺德斯和麦克斯之间的关系,而爱情则主要是诺德斯和黛博拉。
  首先来看友情。诺德斯与麦克斯童年在街头相遇,此后他们成为患难相交的兄弟,但二人就性格而言有很大差异,诺德斯偏于理想化,而麦克斯更务实化。影片中麦克斯等五个少年与仇家霸哥在街头遭遇的一段,最小的兄弟多米尼克被霸哥枪杀。“诺德斯,我滑倒了。”少年多米尼克滑倒的生命,染在诺德斯手上的鲜血,彻底激怒了诺德斯,他持刀杀死了霸哥,同时杀红眼的他误伤警察,导致12年的牢狱之灾。诺德斯冒着风险去救多米尼克以及出于义愤杀死霸哥,都可以看出他对待友情的理想主义倾向。同样是出于友情,在麦克斯打算抢劫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时,诺德斯偷偷给警局打电话,想借此以私自贩酒的轻罪把兄弟几人关进监狱,以阻止自杀式的抢劫银行行动。当诺德斯发现自己的告密竟使三位好友丧命,使他背负了良心谴责35年,这可从诺德斯与肥摩再次相见的对话中探查。肥摩问:“这些年来你都在忙什么?”诺德斯忧郁地回答:“一直早早地上床睡觉。”可见诺德斯对友情的忠诚以及对“背叛友情的自我”的放逐。影片的最后,老年的诺德斯与麦克斯相见,麦克斯想以死来偿还对诺德斯的债,他平静地等待诺德斯的审判,“遭朋友背叛时你就得反击,动手吧”。然而诺德斯没有动手,“部长先生,我也有一个故事,很多年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很亲密的朋友,我为救他而检举他,他却因而丧命,但那是他想要的,那是一段伟大的友谊。”显然诺德斯仍然深深怀念着、珍视着那段友情岁月,在他的心里,那个手足兄弟麦克斯在35年前已经死去,面前的贝利先生只是徒有麦克斯躯壳的陌生人而已,他最终选择了宽恕。浪漫的理想主义者诺德斯经历岁月雕刻后仍然保持着他对友情的价值观,不禁让观影者唏嘘不已。
  对于友情,麦克斯体现更多的是务实主义。在面对少年多米尼克被枪杀,麦克斯的选择体现了他的性格既有义气冲动的一面,也有务实的一面。在霸哥拿着枪快要接近另派西隐藏处的时候,赤手空拳的麦克斯不能眼看着又一个兄弟倒下,他冲了出来,不过一刹那间他僵在那里,因为他发现诺德斯冲在了他的前面,并且在拿刀子疯狂地捅霸哥。他在那惊讶地看着,但一转眼他看到来了巡逻的警察,但此时他没有上去拉开诺德斯逃跑;而在诺德斯误伤警察后他仿佛被吓傻了,张着嘴巴手足无措,直到诺德斯被另一个警察打倒,刀也丢在地上。而策划骗局、谋杀兄弟一段则体现了麦克斯冷酷的务实主义,同时也有其性格矛盾的描写。麦克斯与警察联手精心谋划除掉兄弟,以独吞巨款同时漂白自己,其阴险冷酷可见一斑;但在处理诺德斯的问题上,他没有选择让诺德斯与他们同去,而是事先打晕了他,可见他不想让诺德斯死掉或者是无法面对诺德斯在自己面前死掉,由此可见他对与诺德斯的友情的珍视,其矛盾性格也为35年后二人的见面做了铺垫。影片最后,麦克斯深陷“贝利部长丑闻案”,自知难逃一劫,他选择诺德斯来结果自己,“我只愿意死在你的手上”。麦克斯想借诺德斯之手来了断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从他的话语和掏出的怀表(友情见证)可看出麦克斯一生也都在背负着背叛友情的重负,他甚至为诺德斯准备好了逃生的路径。遭到诺德斯拒绝后,麦克斯选择了被粉碎垃圾的卡车绞死的自杀方式。
  其次是关于影片中的爱情。如果说影片把友情的忠诚和背叛诠释得如此沧桑,则爱情在影片中显得有些虚幻而不真实。诺德斯与黛博拉可算青梅竹马,但两人的爱情是不对等的。对于诺德斯,爱情和友情同样重要,这也是他双重悲剧的深层原因。黛博拉在诺德斯心中就是女神一样的存在,是他心灵中的净土。少年诺德斯与黛博拉在仓库接吻,黛博拉发现有人窥视,诺德斯去厕所查看没有发现人。这时门外口哨声响起,同时“诺德斯”的呼唤声响起,黛博拉不无嘲讽地说:“去呀,你妈叫你了”,诺德斯的左右为难可见爱情和友情对他的同等重要性。在诺德斯与麦克斯的黑帮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诺德斯与黛博拉共度浪漫晚餐后,讲述了有两件事他难以忘怀:一件是多米尼克死前说“我滑倒了”;另一个就是黛博拉,“没有人像我这样爱你”,而换来的是“明天我就要去好莱坞了”,长期在心底积压的欲望与即将失去爱人的痛苦刺激着诺德斯,最终在回去的路上,诺德斯以强暴的方式在车上占有了黛博拉,但却无法挽回他失去的爱情。35年后老年诺德斯与黛博拉在化妆间的相遇,从诺德斯的爱怜的眼神我们可以看到,诺德斯对黛博拉的爱依旧执著,历经岁月亦无丝毫消减。
  对于黛博拉而言,梦想高于爱情。黛博拉喜欢诺德斯,“你是这个世界上我惟一在乎的人”。比如她明知道诺德斯在偷窥仍跳舞给他看,发现诺德斯跟踪她回家时故意给他留门等,都是她对诺德斯爱情的明证。但是黛博拉更加少年老成,情感上她爱诺德斯,而理智则告诉她梦想更重要,而诺德斯不是帮她实现梦想的人选。黛博拉对诺德斯的结论是:“他可爱极了,但他永远是个小瘪三”,“你是把我锁在房里,然后把钥匙丢掉的人”,最终,理智战胜情感,黛博拉成为政治家麦克斯的情妇,实现了好莱坞明星梦的她却永远失去了爱情。黛博拉却把她与麦克斯的孩子取名大卫,与诺德斯的本名相同,这表示了她对那段爱情的怀念。至于黛博拉对麦克斯,则没有爱情可言,有的只是借助麦克斯来实现她的理想。而麦克斯,他有的是野心和与诺德斯之间的友情,女人对他而言只是工具,他和女人之间没有爱情,这直接导致他与女人都是逢场作戏或者满足生理需要而已。